中国香港统计处涉嫌向隐形失业人口虚报数字

作者中国香港特约记者郑汉良广受港府本身及国际机构援用的中国香港统计处的统计数字,根据明报独家消息踢爆,居然涉及造假,特别在失业人口的数字上,涉嫌大规模造假,变相把大批失业人士隐形化,而且造假的做法在回归后已经开始,持续了10多年。作者郑韩良是中国香港的特别记者,被香港政府和国际机构广泛引用为中国香港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据《明报》独家报道,他涉嫌诈骗。特别是在失业人数上,他涉嫌大规模欺诈,这掩盖了大量失业人员。此外,欺诈行为从移交后就开始了,持续了10多年。

CUHK社会科学教授黄宏发表了许多报告,质疑官方失业统计数据的不准确性,特别是低估了妇女的失业率,他估计只有1万名失业妇女可能被埋葬。

明报记者在过去六个月采访了政府统计处的三名前线统计师。他们都说,在政府统计处每月进行的「综合住户统计调查」中,多达一半的前线统计师涉嫌大规模诈骗。他们故意“少问问题”,以节省时间和提高“工作效率”。例如,在调查失业者时,他们经常在问卷中错误地声称失业者无意重返劳动力市场,从而将大量失业者视为“隐形人”。

政府统计处回应有关欺诈的报告时指出,处方会根据既定程序抽取最少5%的已完成个案进行覆检,以确保资料的质素,但并没有提及调查员在过往覆检中是否曾被欺诈。

然而,接受HKU、CUHK和CUHK采访的三位学者对失业率数据的准确性有不同程度的怀疑。

根据报告,政府统计处在中国香港设有多个办事处,分别位于北角、湾仔、红磡、新蒲岗等地。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该报一共拜访了三位统计学家五次。他们来自三个不同的办公室。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三位统计学家(别名A小姐、B小姐和C小姐),其中两位明确承认他们曾试图“夸大数字”,即他们通过假装和故意减少问题数量来节省时间,因为其他统计学家都夸大了数字。如果他们不算,他们的表现将不如其他人,他们的年终评估将受到必须每天填写的“时间记录表”系统的影响。

报告引述a、b及c小姐的话说,「综合住户统计调查」的工作速度会影响「工作纪录系统」的表现。简而言之,问卷面试时间越短,表现越好。

他们说,超过一半的统计人员会在调查中作假,“其余不作假的是胆小或不寻求晋升的同事”。假冒问题已经持续了十多年。

事实上,该报记者发现,早在2010年,统计学家就在网上论坛上遭到炮轰,声称许多统计学家“疯狂地奔跑”,甚至“夸大数字”。

甲小姐说处方非常重视失业数据,所以问卷的很大一部分涵盖了失业问题。如果受访者失业,主管肯定会重新检查。因此,调查人员变相地有了避免失业、节省时间和避免复查的动机。

她说,为了隐瞒受访的失业者不打算重返劳动力市场,关键是要伪造“7天内任何时候都不能返工”的问题。如果要计算这个数字,统计人员将在接下来的7天内未经允许填写“不能返工(工作)”,然后错误地声称被采访的失业者将离开劳动力市场,因为他们只想做家庭主妇,或者因为他们生病、退休等。这将大大减少提问的数量,因为如果失业者说他们“能够返工”,并在接下来的7天里留在劳动力市场,他们将不得不再问12个问题,这将需要很长时间。

报道援引中大社会科学系教授黄宏的话说,许多真正的失业妇女并没有包括在官方数据中。事实上,“学术界的每个人都知道并且有疑问”。如果统计部门的工作人员集体作出虚假陈述,这证实了学者们的判断,即“许多失业者成为家庭主妇,这将使失业人数看起来更少。”他估计只有10,000名失业妇女可能被埋葬。

中国香港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管理系讲座教授周永新认为,上述调查人员的反映很可能是真实的,并对处方的职业道德感到震惊。政府制定扶贫和人口政策,甚至学者研究社会问题,都依赖政府统计处的数据。

他补充说,国际组织也依赖政府统计处的统计数字来分析香港的情况,并补充说欺诈是真实的,是政府需要彻底调查的国际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