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困境:难以平衡和未解决的贸易争端

周三,工人们在北京国际贸易中心的建筑工地休息。美中经贸副部长级会谈在北京结束后,亚洲和美国股市反应积极。

市场清楚地感觉到谈判传达了双方缓和贸易战的意图。

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尽快达成协议,以安抚动荡的市场,但在经济低迷的重压下,习近平政府更希望摆脱贸易纠纷。

然而,仍然很难预测能否在3月2日前达成协议。

北京方面的让步可能会说服华盛顿方面减轻关税压力,但双方之间的深刻分歧将长期存在,并将成为未来争端和冲突的根源。

这是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领导人12月1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双方同意停止贸易战90天以来,双方官员首次举行面对面的贸易会谈。

外界对双方恢复谈判给予了相当大的关注,但并不期望在这一级别的谈判中有重大突破。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经济学家布拉德·塞瑟(Brad Setser)表示,会谈期间没有做出重大让步。

他说:从谈判桌上的让步来看,这只是战前贸易状况的逐步改善。

这是对一个大问题的微小改变。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会谈后发布的声明称,中方同意购买数量可观的美国农产品、能源和制造业产品,并表示谈判者还强调了白宫方面关切的如何保障知识产权,以及强制性技术转让等问题。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会后发表声明称,中国同意购买相当数量的美国农业、能源和制造业产品,并表示谈判代表还强调了白宫对如何保护知识产权和强制性技术转让的关切。

商务部在随后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双方就共同关心的贸易和结构性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和详细的交流,增进了相互了解,为共同关心的未决问题奠定了基础。

双方同意保持密切接触。

刘贺副总理出席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活动(2018年12月8日)。美国已确认副总理刘和将于下月初前往华盛顿。

美国和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积极地寻求达成协议。

中国也改变了针锋相对的强硬立场,并表示愿意做出更多让步。

特朗普还需要平息贸易纠纷对市场造成的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

“显然,双方都面临达成协议的压力,”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经济学家塞思说。

中国经济放缓主要是由去年的紧缩政策造成的。

然而,中国显然认为,以牺牲关税为代价的重大贸易争端升级将使其近期的经济控制复杂化。

在美国方面,疲弱的股市也促使政府表现出妥协的意愿。

周日和周二,特朗普总统两次表示,与中国的谈判进展顺利,表明他相信美国在谈判中有优势。

会谈前夕,他在白宫告诉记者:我认为中国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的经济不是很好。

我认为这给了他们很多谈判的动力。

外交部发言人鲁抗周一在例行记者会上为中国的经济形势进行了辩护。

他说:中国的发展有足够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我们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健康基础有着坚定的信心。

尽管在过去两个月里,高级官员试图淡化美中贸易争端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然而,在此期间,中国经济开始迅速放缓。

贸易争端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出口,进而影响制造业。

金融信息咨询公司IHSMarkit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沃斯(Rajiv Biswas)表示,调查结果证实了这一影响。

比斯沃斯表示:导致增长放缓的因素之一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因为我们对中国制造业的月度调查显示,中国制造企业的出口订单数量大幅下降。

这几乎始于今年年初(去年),并在2018年7月加剧。

因此,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出口订单急剧下滑。

除了贸易因素,中国内需的一些负面因素也影响了制造业。

这尤其体现在住宅建筑市场的疲软上。

为了防止房地产市场过热和房价过快上涨,当局已经采取政策措施控制住宅建筑业。

薄弱的住宅建设活动也对制造业活动产生负面影响。

比斯沃斯表示:制造业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制造业的表现已降至2017年的最低水平,即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

12月份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当月制造业整体略有萎缩。

这种情况肯定会让政策制定者感到不安。

Biswas表示,高层决策者已经表示,他们将采取措施刺激经济增长,因此今年他们将看到一些重要的经济刺激措施。

1月4日,中国央行宣布将当月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下调1个百分点。

此外,目前还没有其他实质性政策。

这将使经济放缓一段时间。

深圳汇丰商学院助理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为彭博新闻社写了一篇文章,表示中国经济增长日益放缓令人担忧,但当局没有在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会议上决定降级。

鲍尔丁表示,北京方面已经开始了承诺的去杠杆化工作。

经济放缓反映了始于2017年11月的信贷突然收紧,而信贷收紧的影响需要6至9个月才能感受到。

他表示,2019年将会出现经济痛苦和呼吁放松信贷的现实。

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表示,他在去杠杆化和刺激短期经济增长方面面临着一个平衡问题。

威廉姆斯说:他们要努力保持平衡。

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过度的抵押贷款会导致坏账和债务违约。

他们对打开贷款闸门犹豫不决,因此尚未出台重大刺激措施。

但当(经济)数据继续疲软时,他们必然会担心就业形势,导致决策者引入不良信贷措施。

美中贸易紧张使中国的去杠杆化努力复杂化。

鲍尔丁认为,贸易谈判可能推迟了北京方面对经济放缓的回应,因为官员们希望静观其变。

然而,当就业市场疲软,长春镜月彩票站的房地产价格下跌时,高层的犹豫不决使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

尽管双方目前正处于贸易战休战期,但中国似乎愿意购买更多美国商品,甚至表示将通过法律手段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禁止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更深层次的分歧仍将持续。

对华贸易态度强硬的白宫官员和顾问可能认为做出的让步是不够的。他们希望看到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这将是共产党超越底线的要求。

美中贸易争端的焦点之一是2015年推出的雄心勃勃的产业政策——2025年中国制造。

美国担心中国政府会过多干预支持未来先进技术的发展,为当地企业提供优惠措施,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竞争。

当局意识到产业政策可能会使贸易谈判复杂化,因此禁止国内媒体宣传甚至提及产业政策。

不久前,据报道,当局已开始重新制定产业政策。

但这并不能让外界放心。

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经济学家塞泽尔说,重写产业政策可能会让它们看起来不那么激进,但核心不会改变。

塞丝说:基本上,我认为中国不会放弃自己的基本目标,也不会放弃“2025年中国制造”的核心政策。

我们产业政策的目标是未来在电动汽车、人工智能和其他重要工业领域引领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