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温州金融风暴中的信用缺失问题

温州经济基本触底,坏账主要由金融机构承担。

温州银行业的硬着陆过程表明,如果中国发生地方金融危机,形势将如何演变。

6月16日,《中国香港商报》发布了一份关于温州金融的深度报道。经过一轮市场下跌后,对规避风险感兴趣但深陷风险的银行业。

2011年,温州的流动性迅速消失,拯救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去杠杆化已经成为现实。到目前为止,1万多家企业进行了大规模重组,银行业基本确认亏损总额达到1600亿元。

地方政府是当地企业的监护人。我希望银行不要拿出贷款,继续给经济注入血液。这个立场不能说是错误的。

问题是,地方政府没有把诚信企业和非诚信企业区分开来,没有建立地方信用档案,盲目要求金融机构献血,给市场埋下了无法消失的隐患。

温州金融危机之初,地方政府并没有选择用地方担保进行再融资,但地方政府进行了干预,防止贷款被收回,以避免多米诺骨牌等企业倒闭。

地方政府的选择是合理的。他们不愿意冒经济停滞和衰退的风险,承担起为私营企业还债的责任。

金融机构不想成为主要的风险承担者。

政府和银行在道德上受到谴责。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表示,2008年宽松的市场融资环境,银行追逐企业贷款,导致企业大规模扩张。2009年后,当资金突然收紧时,许多企业无法停止投资。政府目前有责任支持中小企业。

银行试图降低风险,银行分行想尽一切办法收回贷款,甚至告诉企业一旦有了过渡资金就发放第二笔贷款。

我仍然记得当时制造企业的愤怒。企业主向人民借高利贷支付过桥资金,却发现银行再也不会发放贷款,企业立即陷入粮食短缺的困境。

企业和金融机构的欺骗和反欺骗、游击战和反游击战一度盛行。

胳膊不能扭大腿,但金融机构最终会承担这个负担。

在2011年和2012年危机的最糟糕阶段,银行继续输血,将温州地区的贷款增量保持在1500亿英镑。温州市政府设立了15亿元的紧急再融资基金。浙江省政府没有分担损失,提供更多流动性的银行成为企业坏账的唯一承担者。

此外,温州有1800多家各类小额贷款机构,加上负债累累但已摆脱危机的企业,它们已成为金融体系血管壁上最小但最薄弱的节点,随时可能崩溃,引发新的危机。

银行成为最终付款人的原因是它被迫逆转这一机制。如果银行不继续输血,情况就会失控。

质押贷款中的质押品将毫无价值,相互保险将点燃温州基于亲友担保关系的贷款链。

根据国家统计局科学研究所数据质量研究室主任于根谦的文章《温州房价下跌的启示》,2014年5月温州新建商品房价格比2010年下降了21.7%,是70个城市中唯一低于2010年价格的城市,比2011年最高水平下降了22.5%。

根据中国百城房价指数的统计,2011年6月温州房价最高水平为每平方米16239元。截至今年5月,人民币汇率已下跌12.6%,至14201元。

温州的城市房价跌幅更大,跌幅超过30%。

截至今年5月,温州房价暂时停止了下跌趋势,在国内城市中仍处于高位。

金融危机后,私人信贷遭到了惨败。

温州银监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在金融动荡最严重的一年,温州居民个人存款量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

监管部门的一些官员和司法系统的总裁指出,温州企业从最初的几起意外和被迫案件逃废债务,到最后的自愿案件,甚至频繁公开地小规模会面,讨论如何逃废债务。

比如将企业应收账款转到其它可信赖的个人名下,或者对外宣告严重资不抵债,让亲友用低价购买成为新企业主,资产转移到海外后再合法回流等。例如,企业的应收账款可能转移给其他值得信赖的个人,或者企业可能被宣布严重破产,允许亲友低价购买成为新的企业主,资产转移到海外后可以合法归还。

银行业衰退的背后是当地信贷环境的崩溃和许多企业主为保护私人财富而出售信贷。

新泰集团的胡福林拥有4亿有效资产,债权人申报的资产总额为42亿,其个人16项财产以胡恩生的名义入账。

温州的工业指标继续表现良好,房价触底反弹,但金融风险远未结束。

最重要的是在市场经济发达地区建立信用机制。温州建立了政府主导的小微企业信用保险基金。同时,它将私人投资和融资纳入一个统一的私人贷款平台,使中介信息公开透明。

无论是地方政府买单还是银行买单,只要没有有效的信用筛选体系,道德风险是不可避免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