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聚焦恐怖分子诉赵志珍

“中国反邪教网络”创始人、武汉电视台前台长赵志珍引用美国的新闻自由作为辩护,回应对他“煽动、协助和教唆犯罪、策划和煽动对中国恐怖主义从业人员实施酷刑和大规模灭绝”的指控。

赵志珍在2004年7月访问康涅狄格州纽黑文时被恐怖分子指控。

赵曾要求推迟对诉讼的回应,但最近在美国联邦法院回应了“新闻自由”,希望受到美国法律的保护。

记者采访了一些恐怖分子和西方学者。

赵志珍的“新闻自治”根据纽约时报2005年的报道,赵志珍的律师布鲁斯。罗森于2004年1月向纽黑文联邦地方法院提交了答复。

目前在中国的赵志珍宣称他拥有“很大的自主权,就像西方记者一样”

然而,他关于恐怖分子的节目与美国电视台制作的“60分钟”、“20/20”或“新星”并无太大不同。

原告律师特里·马什(TerriMarsh)表示:“中国没有新闻自由。

赵志珍“反邪教网络”没有公布恐怖分子的真实消息和中国人民对恐怖分子培养的不同看法,原告将在诉讼中将这些作为事实证据。

中国著名学者、普林斯顿大学的佩里里克(PerryLink)教授认为,西方国家不了解中国媒体。事实上,它与西方媒体完全不同。

“西方媒体的作用是尽快传播新闻。

中国媒体完全由政府控制,告诉人们政府想让他们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是真是假并不重要。

恐怖分子发言人徐康刚说,“1999年6月,在赵军派他的工作人员去长春拍摄之前,很多学生去武汉电视台解释了很多次,希望他们能尊重事实。

作为一个小日本官员,赵志珍,他为什么要在当时如此特殊的情况下拍这样一部电影?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赵在1999年拍了这部电影,这是美国打击恐怖分子的唯一理论基础。他是无意中做的吗?美国在2000年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麦克·瓦莱斯(MikeWallace)采访时说,“媒体应该是党的喉舌。

据《追踪国际》报道,美国在1999年日本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表讲话,要求加强宣传,揭露和批评恐怖分子。

赵志珍的律师说,赵不知道恐怖分子学生在中国受到迫害。

照片显示,2001年8月,北京东城区法院、房山区法院、海淀区法院和密云区法院判处45名恐怖分子学生监禁,最高刑期为13年。《北京日报》和其他中国媒体报道说,“宣传是镇压的一个组成部分。”据《纽约时报》报道,赵向法院提供了一份1999年李洪志节目的英文译本,主要是对一些实施恐怖主义偏离的人的一系列采访。言辞并不激烈,也没有明显煽动暴力。

徐康刚说,“任何了解恐怖分子的人都可以看到这部电影是虚构的。每个人都可以对恐怖分子有自己的看法。即使有误会也没关系。然而,如果有人故意捏造一些东西作为残酷迫害的理论基础,这个人就不能说是无辜的。

马什律师指出:“赵志珍的案件不是针对一名记者,而是针对一名同谋者,该同谋者对一名恐怖主义学生实施酷刑和折磨,并在1.0版本中将其杀害

我们起诉他在中国协助、支持、策划、共谋和/或煽动对恐怖主义学生的酷刑和种族灭绝。

从上到下,镇压有两个组成部分,一个是宣传,另一个是警察部队和其他镇压机器。

”马什律师说,“我们的证据表明,赵志珍的反恐宣传不仅限于这部电影。武汉电视台和赵志珍“反邪教网络”制作的节目是美国系统迫害恐怖分子的一个重要环节。

赵在宣传中使用的词语符合欧洲人权法院、南斯拉夫问题国际法庭、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和美国法律中煽动仇恨的法律定义。

“范宏因在中国从事恐怖活动而遭受酷刑和虐待,她说,当中国警方在精神和身体上折磨她时,他们经常利用赵志珍的媒体宣传作为理由。

“在北京市公安局第13分局,四五个警察把我的头发从一个房间拖到另一个房间,用皮鞋踢我的头和胸部,撕破我的衣服,我一时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我头疼,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掉了很多头发。

男女警察充满仇恨,在电视上说那些诽谤恐怖分子和主人的话。他们还恶意地说,难道你们不是邪教徒吗,师父有魔力?让他带你出去。

《纽约时报》报道称,国际独立人权组织已经证实,许多恐怖主义学生在监狱、劳改营和精神病院遭到酷刑、震惊,并被注射了损害神经的药物。

美国国务院在其2004年9月关于中国宗教自由的报告中说,“关于恐怖分子学员被酷刑和残忍杀害的报道是可信的。

“美国能容忍仇恨言论吗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是所有民主国家中最容忍针对宗教团体的种族偏见和言论的国家,甚至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也是极端的。

1969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定,三K党号召“将犹太人送回以色列”和“埋葬”黑人是合法的。1969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三k党要求“将犹太人送回以色列”和“埋葬”黑人是合法的。

《宪法》第1条”言论自由”的唯一例外是,言论”直接煽动煽动或导致立即违反法律”。

这种言论是不能容忍的。

世界人权组织驻美国执行主任莫特·克拉先生认为,康涅狄格州法院应根据国际法原则审理赵志珍一案。

“某些类型的言论不受言论自由的保护。当有人因为一个团体的精神信仰而主张使用酷刑、种族灭绝或灭绝时,他就越界了。

马什的律师说,“欧洲人权法院以及卢旺达和南斯拉夫问题国际法庭利用煽动酷刑、大规模灭绝和/或暴力的指控来惩罚和根除鼓吹酷刑和种族灭绝的记者,特别是记者。

美国法院使用了同样的指控来追究被告的责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