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15高水平汽车公司在旺季爆发“周转潮”,在淡季销售汽车。

雷在英格兰菲尼迪绵羊年的最后一次换班中表现不佳。

1月27日,东风英语有限公司正式发布官方公告:戴雷辞去东风英语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寻求其他发展机会。目前,菲尼迪首席运营官吴加比负责东风英语菲尼迪和菲尼迪中国的管理。

戴雷去了和谐汽车,一家试图将自己转变成汽车制造商的互联网公司。

在猴年春节期间爆发的汽车公司人员变动只是2015年汽车公司高管更替的一个缩影。

在市场整体疲软和越来越多新汽车制造商加入的双重影响下,汽车企业高层结构频繁发生地震已成为既定事实。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汽车行业高层职位变动数量已达到100多起。在复杂的变革过程中,更值得注意的是人事动荡背后逐渐浮现的商业逻辑。

首先是大型国有汽车集团之间的暗流。

去年五月,东风集团前董事长徐平从武汉来到长春担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平由一汽集团董事长、吉林省委副书记朱延锋接任。

50年前,同宗血脉的一汽和东风,在换了50年的方向盘后,重聚了。这也是汽车行业国有集团首次更换方向盘。

在掌舵人与经营者互动的同时,业界对一汽和东风重组的猜测也是沸沸扬扬的。这背后是已经整合并解决的南车和北车的“两桶石油”,以及都处于重组漩涡中的中石油和中石化。

在国有企业改革的帷幕下,从国家意志层面来看,通过重组和整合来增强竞争力可能成为大集团的大势所趋。

除了国家意志的导向,日益白热化的市场竞争也引发了人才在大群体之间的流动。

去年10月,BAIC公开招募长安。蔡建军,负责长安汽车的客户管理,曾任长安PSA销售副总裁,调任BAIC,担任北京汽车销售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总经理。

但在这一艰苦的人才转移背后,BAIC和长安争夺国内汽车集团“第四个席位”的竞争近年来也加剧了。

与群体间的高层人员骚乱相比,群体内的高层人员地震更加强烈。

从去年从长安福特执行副总裁调任长安汽车副总裁的罗明刚,到从长安汽车客户服务公司总经理调任长安铃木副总经理的邝金文,再到接任长安福特执行副总裁新职位的长安汽车副总裁何朝兵,仅在长安汽车集团及其合资企业内部就发生了10多次副总裁以上的人事变动。

合资企业和自主企业之间的人才流失可能会带来更多的创新,而在这背后,甚至是长安汽车新任总裁朱华荣的整体考虑,“将更多合适的人放在更合适的位置上”。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2015年汽车高管变动的大棋赛中,“技工学校”已经成为“时尚”趋势。

2015年11月,宝马华晨科技与生产前高级副总裁海森被提拔为宝马华晨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这是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例子。

此外,奥迪产品线前负责人魏永新晋升为奥迪中国总裁,现代威压机床、机械及汽车零部件负责人李炳熙被任命为北京现代新总经理,以及几位技术高管,都已在2015年逐步尘埃落定。

此外,去年3月,长安PSA R&D中心副主任段连祥接替徐军担任负责采购的副总裁。去年4月,奇瑞总经理前助理兼奇瑞汽车研究所所长高新华接任奇瑞销售公司总经理。此外,去年9月,奇瑞汽车制造中心主任韩碧文被提拔为奇瑞捷豹路虎制造部执行副总裁,这是“科技第一”的集中体现。

与此同时,新品牌和新事物层出不穷,并迅速成为许多传统汽车公司高管寻求转型的“金钥匙”。

去年1月,他曾担任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沃尔沃汽车中国董事长。他进入吉利部门沈晖工作了五年。他把目光投向汽车圈的新活力上海泰伯集团,并担任首席执行官。去年9月,SAIC前副总裁兼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丁磊加盟乐视,成为乐视超级跑车的联合创始人。

此前6个月,英国菲尼迪前总经理卢正雨和gac戈诺汽车有限公司前总经理高申晶也宣布加盟乐视,分别担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副总裁和乐视超级汽车中国副总裁,负责相关业务的制造。

紧随其后,一汽-大众生产总监FrankSterzer也转战乐视,担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有限公司高级总监。此后,一汽大众生产总监弗兰克·斯特泽(FrankSterzer)也调任乐视,担任乐视超级跑车(中国)有限公司高级总监

“传统汽车制造商无法制造智能汽车。

“脱离传统汽车工业的卢正雨一针见血。

这也可能是越来越多的传统汽车公司高管开辟新天地的原因之一。

“未来引领汽车业的将是汽车公司,而不是信息技术公司。

”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也放出了狠话。

可以预计,2016年将是制造汽车的“老枪”和“新人”两大阵营冲突更加动荡的一年。

然而,“旺季卖车,淡季租车”的“法律”也将在猴年延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