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企业受到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的伤害。

9月11日,央行将长期购汇外汇风险准备金从20%下调至0%,并取消了对海外金融机构国内存款准备金的管理要求。

不难看出,当人民币汇率上涨11倍并拉出近两年来最强的正线时,央行的汇率政策调整已经从有效遏制人民币贬值转向在人民币长期升值趋势下促进双向波动和汇率弹性。

对此,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 Research)分析师郭家颐认为,央行放开外汇购买储备基金可能表明,有意放缓人民币持续升值的步伐,防止人民币升值预期形成“羊群效应”。

过去两天,除了放开购汇储备基金外,实际的中央平价已经偏离模型,向贬值方向拟合中央平价,或者说“反周期因素”已经开始“逆转”人民币升值预期,防止人民币升值超过市场。

外贸企业受到伤害。当人民币汇率飙升时,央行对人民币反向升值的预期得到了调整,人民币汇率也立即被回调。

对此,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外汇研究员王有鑫分析,央行选择此时部分放松外汇管制,其背后逻辑主要是为了避免汇率持续大幅升值,对出口贸易带来伤害,尤其是8月以人民币计价的出口和贸易顺差都同比缩窄更是加剧了这一担忧。

与此同时,外贸企业不断抱怨。

9月14日,广东澄海一家玩具公司的老板黄满春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人民币升值影响很大。仅今年一年就已经吞噬了他1000多万元的利润。

厦门一家灯具公司告诉记者,签订合同时,汇率很高,而收汇时,汇率很低,收入严重缩水。“汇率波动太大,我们不知道用什么汇率来定价。

”他说。

单个企业的实际经营困难反映在出口数据的总体下降上。

海关总署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美元出口数据同比增长5.5%,低于市场预期,较7月份下降1.7个百分点。同比增长率连续两个月下降,延续了自今年3月以来出口的总体下降趋势。

对此,兴业证券(Societe Generale Securities)首席宏观分析师王涵表示,自6月以来,人民币有效汇率的趋势升值逐渐对出口产生了抑制作用。

事实上,对于出口企业来说,如果6个月前谈判达成的出口价格现在交付,收回的美元兑换成人民币,汇率损失可能会吞噬全部或大部分净利润。

外贸企业可以承担汇率变动带来的损失,而一些企业因对人民币走势判断失误而遭受更大的损失。

国家证券研究所所长关庆友(Guan Qingyou)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许多企业最近都在咨询他们如何在当前汇率变化下制定套期保值策略。

据他了解,一些企业误判人民币汇率走势,制定了空人民币套期保值策略,损失巨大,高达数亿元人民币。

人民币空止损突破6.5后,央行汇率政策的调整向外贸企业展示了人民币双向调整的曙光。

然而,在资本外流和持续外汇储备的压力下,以及人民币即将“7”的情况下,稳定市场是汇率政策的重中之重。

回顾两年前,8月11日汇率变动时,人民币在两天内暴跌近2000个基点。企业海外投资如火如荼,越来越多的个人交换了外汇。人民币大幅贬值的气氛无处不在。市场不再讨论人民币是否会突破7点,而是讨论何时突破7点,并在年底达到7点。

为了稳定市场和抑制资本外流,央行开始了下一个捍卫汇率的大动作。

加大个人购汇和企业海外投资审核力度、建立外汇风险准备金、在离岸市场大量购买人民币以稳定汇率等政策相继出台。

然而,2016年全年,人民币持续贬值,外汇储备也降至3万亿美元大关。

2017年,该政策得到进一步加强。许多部门联手大规模控制金融动荡。加入人民币反周期因素,严格控制企业海外投资,控制个人海外消费。

在一系列政策下,人民币走势发生了巨大变化。5月25日至9月11日,人民币即期汇率在三个月内升值近6%。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也连续11次突破6.5大关,达到去年5月的水平,比年初上升了约7%。

阻止资本出口流出,在人民币持续升值的预期下,滞留海外的原有资金因持有美元短期亏损,不得不提前结算。

自7月份人民币汇率大幅上升以来,香港银行的部分外汇交易员已基本平仓空。

王攸欣的分析认为,央行已经重新控制了预期,最近市场预期的逆转是影响中央平价率上升的主要因素。

市场预期的逆转导致外汇结算大幅增加,并引发美元多站止损。持续升值和“羊群效应”相互叠加,导致市场恐慌升值预期。企业和居民结算了大量外汇,竞相减少外汇资产配置。如果没有外部干预,人民币汇率在连续第11次上涨后会继续升值。

汇率调整没有等到“羊群效应”引发的蜂拥而至。央行已经开始针对升值预期进行调整。

从9月11日起,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调整为0。

CICC首席经济学家洪亮认为,政策放松的时机可能与最近人民币汇率的走强有关。

她在报告中指出,如果人民币市场情绪好转,净外汇流入呈现更加持续的趋势,自2015年第四季度以来实施的资本管制措施可能会在某个时候放松,特别是“临时”措施。

因此,首先放松对居民购汇的一些管制可能是更合理的政策选择。

自8月份以来,人民币升值速度明显加快,人民币汇率走出了自2005年7月人民币与美元脱钩以来的最大涨幅。外汇储备水平已连续7个月上升,未来3-6个月内中国有可能再次出现外汇流入等表现,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上述放宽资本管制政策的条件。

洪亮在报告中进一步指出,近期人民币需求明显反弹,近期外汇外流有可能逆转。

自今年以来,经济基本面支持人民币升值。与此同时,人民币套利交易“机会成本”的大幅上升可能会触发大量“实际”空头寸被平仓。

如果是这样,进一步放松近年来实施的管制措施,包括居民外汇兑换,也是一个自然的选择。

各种迹象表明,央行的态度最近微妙地转变为“抑制升值”。

再加上上述外汇管理政策,“反周期因素”开始过滤不合理的升值预期,或者表明自“8·11”汇率改革以来维持汇率稳定的调整政策已经松动。

发表评论